top of page
  • Tong Victor

【專訪】港大評議會悼梁建輝事件引調查 成員:預料之內 只能平靜面對

2021年7月7日,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因通過「就梁健輝先生逝世『表示深切哀悼』動議」先後被港大校方、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及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譴責。雖然港大學生會隨即發表道歉聲明,且多名中央幹事及評議員辭職;惟港大校方早前已宣佈將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校內角色,警隊國安處亦介入事件、到港大學生會大樓蒐證、並宣佈會循「宣揚恐怖主義」方向調查。


事發後一個月,港大校委會更越過該校紀律委員會,禁止有份通過決議的評議會成員進入港大校園、或使用港大設施。本台與其中一名涉事評議員「阿孝」(化名)取得聯繫,他坦言校方早在事件前經已有取締學生會之念頭。


阿孝指,自2015年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,校方與學生會關係便持續惡化。他提到今年2月初,學生會在校內舉行梁天琦紀錄片《地厚天高》後,港大校方發聲明指將「重新審視一直以來為學生會提供的各種安排」。他表示事件之後,「校方將重新審視與學生會的合作關係」或同類說辭一直被重提。他指出,由於學生會成員由學生選出、且被校方認為「政治立場鮮明」。因此,他認為校方一直希望消除這個「民意代表」,亦推測取締學生會的想法並非一朝一夕之事、校方亦曾在較早前提及欲收回學生會大樓管理權。他補充道,即便學生會在國安法後經已調整對時局發聲相關的政策,但校方對其打壓仍舊、收回大學街的擁有權便是其中一個例子。大學街的告示板曾在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,成為「連儂牆」、上面被貼滿學生的政治訴求及相關文宣。阿孝又指,自從申作軍上場後,校方內部人員中、對學生取態更溫和者承受了更加的壓力、數量亦越來越少。


而對於被取締,阿孝坦言自己對這一天有心理準備:「預咗中大學生會被取締後,下一個就會輪到港大學生會。」並認為次後大學裏討論政治的聲音會越來越少。他認為港大學生對政治的關注度及投入度本已十分有限,指他們多半擁有豐厚的家底或光明的前途;是不太會被政局或社會動盪影響的一群。因此,他認為學生會有響應社會事件的責任,亦指過往數屆的學生會幹事均強調不能變成「福利莊」、即僅為爭取學生福利而存在。他又認為,即便其他屬會及宿舍刊物等或能從事件中倖存,亦很難再就社會事件發聲:「講政治又要睇(校方)高層面色,又會令到啲Staff難做。」概嘆「沒有政治的校園」或會成真。


被問到事件對其最大的影響,阿孝則認為是源於警隊蒐證的恐懼及不安。雖然他認為自己從沒宣揚港獨主義,但仍會不斷思考自己有沒有留下「把柄」:「就算本身冇做過(宣揚港獨),都會好驚。會係咁諗自己有冇唔見得光嘅嘢,政權可以小題大做、或者用嚟入罪嘅嘢。」他表示蒐證過程亦會帶來不安,指即便對蒐證的程序及相關法律知識有一定瞭解,能夠冷靜的執行亦成疑問。而回帶港大學生會被蒐證當天,警方亦未有允許學生會代表律師入內監督前者盤問編委編輯。阿孝又指在警方蒐證時,有意無意地將房間內物品整亂,且部份與案件無關的物品亦於事後遺失、並懷疑是在蒐證時同時被警方收走。 拋開是次事件,阿孝認為校方從未聆聽學生意見,指疫情期間網上課堂質素參差,卻沒有彌補措施;更指校方強硬「谷針」,並將有意見者、擔心打疫苗風險者通通歸類為「反科學」的人。他直言:「(校方)當學生係小學生咁玩,完全冇任何尊重。」但上述依然無阻他對香港大學的文化、學生的愛。他認為「大學五件事」令他成長,更令他結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他亦表示自己對學生會、學苑、校園電視台等學生機構感到自豪,並認為各組織均有完成在學生間、社會上引領思潮的責任。阿孝重申,對能夠成為評議員、服務港大學生及學生會感到自豪。

Related Posts

See All

【港聞 | 法庭】上水擲磚案 兩被告誤殺、有意圖傷人罪脫、暴動罪成還押侯判

2019年11月13日「反修例」運動示威者發起晨曦行動,上水北區會堂外有持不同政治立場人士爭執並爆發衝突。衝突中一名70歲老翁羅長清遭磚頭擊中頭部、送院搶救後被證實不治。兩名案發時16及17歲青年被控謀殺、有意圖傷人及暴動共3項罪名。事隔兩年半、兩人被還押逾兩年後,案件今日 (2022.07.12) 迎來裁決。陪審團退庭商議7小時後,裁定兩人誤殺及有意圖傷人罪名不成立;惟暴動罪成,案件押後至7月2

【國際】哈薩克爆發燃油價格示威 當局連同CSTO成員國派兵鎮壓

因當地政府放寬液態天然氣價格控制、導致其價格急升一倍,哈薩克自1月2日起爆發反政府示威。由於哈薩克國內貪污、貧富懸殊問題嚴重,加上掌權者久居不下,示威從抗議燃油價格急升演變成反政府抗爭。1月5日總理馬明(Askar Mamin)辭職下台,同時總統宣布重新對液態天然氣實施價格控制。惟示威並未就此平息,同日,當局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,實施宵禁並禁止大型集會;另外,當局實施封網,加密通信軟件如 What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